安良

大一中医学狗
单身姬佬(汪)

【原创】离别

*突发脑洞,懒得起名字

* 一方死亡预警

*地下产业大老板  x  对头组织的杀手

*建议bgm Ashram的 ll Mostro


他对这个在自己的八倍镜里晃来晃去的男人实在太熟悉了,也实在太不熟悉了。


他记得这个男人身上的每一块肌肉的线条,记得这个男人的口头禅,记得这个男人的饮食偏好,他甚至对这个男人的性()pi 了如指掌。


但他不知道这个男人做过多少上不了台面的事,也不知道这个男人会出现在自己狙击镜的视野中。


他看到这个男人的黑发,看到这个男人的羊毛围巾,看到这个男人的外套——这还是他早上亲自选的那件。


他自认为看穿了那么多是是非非也该是具备看人的技巧了,然而事实却狠狠打肿了自己的脸。


这个男人早上还给他做过滋味不是那么好的三明治,这个男人中午还亲吻过他。


他从业十几年第一次怀疑起情报的准确性。


但他想起了这个男人被惊醒时如豺狼虎豹般危险的眼神,他想起了这个男人手上厚厚的茧,他想起了这个男人衬衫领口的一点鲜红。


他动了动嘴唇,回想起中午那个吻的触感。


柔软和美好不属于他。


他的食指一动,轻扣扳机,四溅的血花像是要糊了他的视野。


他沉默的迅速收拾行李,带上那个男人为他挑选的窄沿帽,提上那个男人送他的皮质行李箱,将亲吻过那个男人的唇掩于柔软的羊毛围巾里。


他逆着风走,凛冽的寒风吹起他的风衣下摆,灌入他的衣服,使他的衬衫不再贴合残留着青紫吻痕的躯体上,使他的心脏如案板上的鱼,被剐去了尖上的那一点点鲜红的嫩肉又被弃之不理。


他的身边走过一对情侣,男人笑着解下了自己的围巾给女人戴上。他停下脚步,目光不受控制的追随他们而去。他们牵着手,他也想牵着谁的手。


他转过头来,呼出的热气也离他而去,消散在他看的见的地方。


他拉紧自己的领口,裹紧自己的围巾,一步一步坚定的往前走。


回哪去呢?他已经没有家了。


可说到底,离别并没有那么难。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