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良

大一中医学狗
单身姬佬(汪)

【雷安】Aim High 01 biu

雇佣兵x特种兵

ooc

放风时间结束,来不及排版了

友情提醒注意左右手


      棕发的男人戴着眼罩缩着长腿在位子上休息,健硕的弘二头肌使他的T恤袖管口被撑起完美的弧度。他的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单看露出的小半张脸就知道他长得是不合壮硕身姿的清秀。他穿了一条黑色的宽松裤子,膝盖上放着折叠雨伞,右手虚握着手柄像是怕滑下去给别人造成困扰。他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受到良好教育喜欢健身的普通青年,但实际上他是安迷修,一个正在休假中的现役特种兵,一个时隔多年回家看望重病缠身的养父的不孝养子。

       为了提早完成任务,安迷修已经超过四十八小时没合眼了。长时间飙升的肾上腺素让他从里到外都被疲惫洗刷。这不是他的正常状态,他也知道原因。他只能闭上眼睛设法得到一些睡眠。好在良好的特种兵素养使他迅速入眠,但他依旧保持着相当高的警惕性。因此几乎是当尖锐的男声开始不停地吐露出侮辱性词语的下一秒,他就皱着眉用左手挑开自己的眼罩微站了起来。他的身体保持着坐姿却完全悬空,碧绿色的眼睛里充斥着红血丝,睡眠不足导致他现在对这个吵醒他的男人产生难以抑制的敌意。在看到不停鞠躬的空姐和趾高气昂的男人时,他不悦的抿嘴,眼睛像晚上的猫儿一样几乎要发出绿光。他摩挲着手上的手柄,很快收敛了敌意,回归面目表情。

       蓄势待发——

       坐在最角落的男人看着眼前一幕,饶有兴味的舔了舔干裂的嘴角。他刚刚跟着安迷修从沙漠回来,不一样的是在安迷修忙着倒腾换车时,他坐在弟弟开的车上小睡了一会。现在他的精力恢复了很多,但想要和安迷修正面肛他还需要更多的精力,这才是他没趁着对方疲惫焦躁时扑上去撕咬的原因。他的目光绕着安迷修的伞转了几圈,几秒后他就收回了视线。他摸了摸自己打理的板板正正的头发,啧了一声。也就只有安迷修那个自翊骑士的白痴才会喜欢发胶。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间,指尖传来的熟悉硬度让他有些安心。他弓着腰,左脚踩在离座位有些距离的舱内地毯上,微微起身,是正好一步跨出去就可以寻找掩体的姿势。他浑身的肌肉紧绷,飙高的肾上腺素让他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他的瞳孔开始收缩,嘴角忍不住的上扬,他紧盯着安迷修的右手,作为狙击手他很好的掩藏了自己的杀气。他是安迷修的死对头,雷狮。

       雷狮率领着名为雷狮海盗团的雇佣兵团伙,他狂的光明正大,作为世界上受欢迎的狙击手之一,他强的令人发指。

      飞机上闹事的男人却不知道飞机上有着两座大神,他仍旧在不停挑事。对着空姐,他甚至有了些施暴的念头。他的右手高高扬起,随后的结果却并没有如众人预料。

       安迷修像是突然出现,他的左手抓住了男人的右手小臂,右手却没有放开他的折叠雨伞。他换了个姿势,提着他的雨伞伞柄。他问道:“这位先生,再怎么样也没必要打伤美丽的小姐,对吧?”说完他甚至向对方露出了一个微笑,男人嘴里骂骂咧咧右手小臂却有着细微的颤抖,他似乎更加火大,右手直接成拳向安迷修腹部袭去。顿时,安迷修收敛了笑意。他侧了一下身避开这一击,刚刚抓住对方小臂的右手顺势把对方向前送。对方跌跌撞撞的走了几步。站稳后回身一边叫骂着一边继续朝安迷修冲去。安迷修抬腿轻轻踹了对方腹部一脚——当然,他觉得的。那人被踹的有些踉跄,直接跌坐在地上。他睁大了眼睛,瞳仁因为愤怒甚至有些晃动。似乎是对这样的侮辱忍无可忍,他开始呼喊同伴一起上。

      啊,要稍微控制下力道。安迷修这样想着,然后毫不犹豫的给从后方偷袭的男人一个过肩摔。像是运气好,男人正巧被摔在刚爬起来的同伴身上。被砸个正着的男人根本爬不起来,只好躺在地上shenyin。他的同伙站起来又嚎叫着冲过来,安迷修往后退了几步,略微蹲下,随后侧身送了男人一个轻轻的后旋踢。男人也轻轻地飞了出去,再次撞在爬不起来的伙伴身上。

      没睡好脾气真差,雷狮在角落简直要笑出声。他这才注意到安迷修没有抹发胶而显得蔫哒哒的头发,他没来由的想起来就在前几天他在百米开外一枪爆了安迷修的防弹头盔,因为他实在无法忽视对方高耸的头发。安迷修居然能活到现在,那些个偷袭他的狙击手别是把头发打穿了个洞自以为干掉了他,他被自己的想法逗得咧了咧嘴角。

      闹剧以挑事的两人躺在地上哀嚎翻滚为结果,安迷修安心坐下,准备在飞机降落之前补一会觉。坐在他旁边的孩子缩在母亲臂弯里露了双眼睛,他的眼睛也是水润的碧绿色,他瞧着他像是十几年前,他瞧着自己的养父。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英雄暮年壮心不已。

       他想起可爱的老头挥着拐杖让他赶紧继承家业去保家卫国的样子,他笑着摇头,从兜里掏出来一颗奶糖递给了孩子。孩子马上伸手接过,孩子母亲来不及反应在教训了孩子几句又让孩子道谢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朝他道谢。他有些累,便只回了一个微笑挥了挥手示意。影响真大,雷狮收回了他观察对方的视线。他开始放松自己的身体,坐回座位收回脚,好心情的升起了左边的护手,左手肘搭在上面,修长的手指微微弯曲自然地盖在自己的腰际。安迷修的视线穿过母子从小小的机窗看向了外面。阳光普照,他的余光看到孩子对着阳光在看玻璃糖纸折射出来的光,他听到孩子小声的向母亲炫耀。他实在有些累,他用左手食指拇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并且戴上眼罩,右手从提着伞换为原先的抓着手柄,正准备眯一会,然而舱内响起提示将要降落的广播。他摘下眼罩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一直余光注意着他的雷狮也忍不住用右手捂脸笑了一会,他放下手,向后仰靠着座位甚至悠闲地翘了个二郎腿。他举起自己比作枪的右手,眯着左眼瞄准安迷修的侧脸:“biu”

       他在执行雷狮海盗团的新任务,针对安迷修的。

 

解密时间:

1.安迷修的折叠雨伞里藏着55cm的短刀,卡着可以带着上飞机的最高限度,伞柄是刀柄。提着伞和提着刀差不多。

2.雷总腰间的是枪和子弹。

3.他俩刚在沙漠打完,两个人都累得要死。

4.安哥提刀比提枪猛,经济舱机舱小,不适合给雷总找掩体。雷总,一个近战不弱的狙击手。

5. 雷总观察安哥的时间短,但因为熟悉安哥所以很快就猜测到了想要的信息,没有打草惊蛇。

6. 雷总以为安哥摩挲刀柄是他被发现了,但安哥情绪不太稳真的没发现雷总。

7.不懂问好不?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