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良

大一中医学狗
单身姬佬(汪)

齁不死你

#同性婚姻合法化背景#
#击剑运动员x苦逼医科狗#
#不甜我是狗#
#全程第二人称小学生文笔#
#手机打字没有排版#
#注意避让#

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呀。
你只是随口抱怨说天气太冷手都冻僵了,你的室友就抓住你冰凉的指尖捂在自己热乎乎的手心。
女孩子的手呀,软软的嫩嫩的滑滑的,真可爱呀。
但是她的手从来不光滑。你动了动僵硬的指尖。她的手心手尖都有老茧,那是一种粗糙不平的触感,相握起来却有一种奇妙的幸福感。
她又在全世界飞来飞去的参加比赛了,你们已经好久好久不见。你掰掰指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我们已经有几个世纪不见了……你瘫在椅子上,向给你捂手的小宝贝笑眯眯的道谢,顺便从抽屉里掏了包零食给她。她有点惊讶:“外国零食?你家那位给你带的东西还没吃完?”你露出一个稍微有些无奈的笑容,点点当作回复。
想她,一会就要去上课了,你趴在桌上打算睡一会,脑内却不自觉的想起了她。你还记得她包着创可贴的指尖,贴着不知道什么玩意的小臂。应该是放松肌肉的?你换了个姿势,思索一下决定回宿舍查查。
她来见你的时候无论季节总是长袖长裤,你也问过她,她回答你说,习惯了而已。
直到她帮你搬宿舍时,无意间撩起了袖子。本该是带着少女特有的白嫩小臂,如今不和谐的白纱布狠狠刺进了你的眼底。你吓得一哆嗦立刻喊住她让她放下箱子。她也被你吓了一跳,顺着你的视线看到自己的小臂。她眨眨眼睛似乎是在疯狂头脑风暴,最后只憋出来一句:“嗯……小伤就包的比较夸张……”你有些气急又不知道该讲些什么,夺过她手里的箱子自己双手拎着蹭蹭蹭地跑下楼。楼层很空你听到她的脚步声,很近,似乎就在你身后的位置。莫名的委屈突然就让你鼻子一酸。这个人,凭什么不告诉我?说好的没有秘密都是假的假的假的。受伤还不休息她想气死我么?
夏天穿长袖长裤的谜题有了答案,你又是一阵难过。万一出汗感染了怎么办?她怎么不说,我不见她听听声音也好的呀。受伤了为什么不休息?你突然就很想一屁股坐在地上嗷嗷嗷嗷地哭着耍赖,让刚坐了一个多小时地铁的她再坐回去。
你吸吸鼻子在楼梯转角处喘着休息。脚步声停了,你听到她问你:“亲爱的要不我帮你?真的小伤就划破一道口子……”对对对一道口子,上次她说小伤的时候是她腿断了躺了两天就问教练能不能让她练劈砍。还是她队友朝你通风报信,希望你劝劝她别搞坏了身体,你还记得当时你被气的发抖。你打她电话她秒接,不许这么乱搞!你的身体状况是妻妻共同财产信不信我现在冲过去打爆你的狗头!这是你第一次吼她,对面半晌才传来一声轻轻的哦。你想着想着突然又很担心她的伤,你转头看她。她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太蠢了。你没憋住露出一个笑容。她立刻恢复了正常的面部表情,嘴上说着太好了雨过天晴啦,虽然我夫人生气的样子也非常可爱但真的吓死我啦,感觉狗头不保了,用没有受伤的手一把捞起你的箱子,又用裹着纱布的手挡着你不让你过来。她单手提着箱子迈着长腿迅速冲下楼。你在后面追着她冲着她的背影喊:“我开车啊你去副驾驶啊!”
跑到一半你就有些喘了,一边感叹老了老了一边慢悠悠地溜达到停车场。她笔挺挺地站在门口,特别显眼。你搂住她,熟练的从她牛仔裤的口袋里摸出了车钥匙。你一眼就看到了车的位置,于是甩着钥匙先走了。突然身后就传来了一声细细的呻吟,你恍然大悟,立马牵上了对方的手,是她最喜欢的十指相扣。你絮絮叨叨念她受伤还不讲,她也不讲话,有些糙的指尖来回摩挲着你的手背。
你把她塞进副驾驶,开门的时候发现她缩着长腿在给你调驾驶座的位置。她朝你点头,你坐上座位又转过头去为她调整位置。她的小腿抵到了前排储物柜的位置,看上去有点委屈。你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还是一脸无辜,只用眼神示意。你叹了口气就着这个别扭的姿势亲了她的脸颊,她高高兴兴地把腿放下来。
在你伸过去大半个身子为她系好安全带正要缩回去的时候,她快速的偷了个香。
你唰地一下抬起头,你室友用你智障吧的眼神看着你,她说:“已婚妇女你做啥春梦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