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良

大一中医学狗
单身姬佬(汪)

解剖背完了就差系统再复习啦!!!!power!!!!

中医真的好难哦

真的好难()医古文杀我千百遍——

【瑞金大厨赛】作者文章归档

老师们都辛苦啦!全场最弱是我了(……)乔叔好强()

瑞金大厨赛活动主页:

*终于到了激动人心的扒马环节!大厨赛从开始到现在,诞生了许许多多的优秀作品,它们究竟是出自谁的笔下呢?让我们摩拳擦掌,一窥文章背后作者们的真面目!


*同时,我们也感谢参加这次比赛的作者们,创作是一件辛苦的事,感谢作者们为此付出宝贵的时间和精力!


*大赛委员会将于9月6日(周四)进行最终评奖,请大家耐心等待!


*文章归档共38篇(11号作品因抄袭已删除),顺序为序号-文题-作者名-选题。


——————————————————————




1.【瑞金大厨赛】相吻狄拉克


作者: @简抒(跟简比命长) 


选题:不完美的未来




2.【瑞金大厨赛】君の微笑みが消えた


作者: @斯乔木 


选题:不完美的未来




3.【瑞金大厨赛】作茧自缚


作者: @安良 


选题:沙上楼阁




4.【瑞金大厨赛】The Tower


作者: @遥钰 


选题:幻夜




5.【瑞金大厨赛】他说我们只剩此刻


作者: @咕咕咕这里陌文禾 


选题:不完美的未来




6.【瑞金大厨赛】活在梦里


作者: @柚子 


选题:四题全押




7.【瑞金大厨赛】踩着十七岁的尾巴


作者: @沉迷于暑假的橡皮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8.【瑞金大厨赛】归灵


作者: @白昔雀 


选题:不完美的未来




9.【瑞金大厨赛】晨光渐逝而我没有走近你


作者: @WL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10.【瑞金大厨赛】呼唤君之名


作者: @童默白 


选题:幻夜




12.【瑞金大厨赛】最重要=亲情+?+友情


作者: @斯乔木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13.【瑞金大厨赛】雀


作者: @暗春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14.【瑞金大厨赛】砂之楼阁


作者: @世隐少女 


选题:沙上楼阁




15.【瑞金大厨赛】幻觉


作者: @花嫁晶姬 


选题:幻夜




16.【瑞金大厨赛】金风瑞露


作者: @临水零贰 


选题:金风玉露




17.【瑞金大厨赛】你消散于晨曦之中


作者: @南栀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18.【瑞金大厨赛】是梦吗?是梦吧


作者: @景白Xilong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19.【瑞金大厨赛】晓光非雾


作者: @墨阙如安 


选题:沙上楼阁、幻夜




20.【瑞金大厨赛】懺悔参り


作者: @邏輯潰減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21.【瑞金大厨赛】触碰既是死亡


作者: @蒲地蓝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22.【瑞金大厨赛】想要触碰的时候


作者: @挂科不如吸金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23.【瑞金大厨赛】迷途羔羊


作者: @阿乔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24.【瑞金大厨赛】摄像头中的你


作者: @芬达亞麻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25.【瑞金大厨赛】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作者:  @佳佳兒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26.【瑞金大厨赛】第五百二十一棵树


作者: @龙虾·香辣系 


选题:幻夜




27.【瑞金大厨赛】时空胶囊与告白信


作者: @修月.伊維洛特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28.【瑞金大厨赛】幻夜


作者: @燕歌行 


选题:幻夜




29.【瑞金大厨赛】清明初雨祭


作者: @好方de冰块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30.【瑞金大厨赛】御桜


作者: @渔渔印刷厂 


选题:不完美的未来




31.【瑞金大厨赛】Falling you


作者: @风月不供诗酒债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32.【瑞金大厨赛】速度是矢量,有大小,和方向


作者: @绝处逢真 


选题:幻夜




33.【瑞金大厨赛】怦然心动


作者: @浮玉微尘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34.【瑞金大厨赛】HYBY


作者: @早上好!是九月的第二天咯【蟒太 


选题:幻夜




35.【瑞金大厨赛】Little


作者: @液态氧气 


选题:不完美的未来




36.【瑞金大厨赛】人间无数


作者: @佛系(´-ω-`)祈祁 


选题:金风玉露




37.【瑞金大厨赛】负数


作者: @灰色国王 


选题:幻夜




38.【瑞金大厨赛】美年达说它是一切的起因


作者: @瑞嗝嗝嗝嗝嗝嗝 


选题:沙上楼阁




39.【瑞金大厨赛】记忆回收


作者: @锦馀 


选题:想要触碰的时候

【原创】离别

*突发脑洞,懒得起名字

* 一方死亡预警

*地下产业大老板  x  对头组织的杀手

*建议bgm Ashram的 ll Mostro


他对这个在自己的八倍镜里晃来晃去的男人实在太熟悉了,也实在太不熟悉了。


他记得这个男人身上的每一块肌肉的线条,记得这个男人的口头禅,记得这个男人的饮食偏好,他甚至对这个男人的性()pi 了如指掌。


但他不知道这个男人做过多少上不了台面的事,也不知道这个男人会出现在自己狙击镜的视野中。


他看到这个男人的黑发,看到这个男人的羊毛围巾,看到这个男人的外套——这还是他早上亲自选的那件。


他自认为看穿了那么多是是非非也该是具备看人的技巧了,然而事实却狠狠打肿了自己的脸。


这个男人早上还给他做过滋味不是那么好的三明治,这个男人中午还亲吻过他。


他从业十几年第一次怀疑起情报的准确性。


但他想起了这个男人被惊醒时如豺狼虎豹般危险的眼神,他想起了这个男人手上厚厚的茧,他想起了这个男人衬衫领口的一点鲜红。


他动了动嘴唇,回想起中午那个吻的触感。


柔软和美好不属于他。


他的食指一动,轻扣扳机,四溅的血花像是要糊了他的视野。


他沉默的迅速收拾行李,带上那个男人为他挑选的窄沿帽,提上那个男人送他的皮质行李箱,将亲吻过那个男人的唇掩于柔软的羊毛围巾里。


他逆着风走,凛冽的寒风吹起他的风衣下摆,灌入他的衣服,使他的衬衫不再贴合残留着青紫吻痕的躯体上,使他的心脏如案板上的鱼,被剐去了尖上的那一点点鲜红的嫩肉又被弃之不理。


他的身边走过一对情侣,男人笑着解下了自己的围巾给女人戴上。他停下脚步,目光不受控制的追随他们而去。他们牵着手,他也想牵着谁的手。


他转过头来,呼出的热气也离他而去,消散在他看的见的地方。


他拉紧自己的领口,裹紧自己的围巾,一步一步坚定的往前走。


回哪去呢?他已经没有家了。


可说到底,离别并没有那么难。

 




关于 情不知所起 的一丢丢个人想法

七夕快乐!!!
磕戒烟糖和棒棒糖是我堂兄弟的事情,我嫂嫂随身带十几颗戒烟糖给他hhhh
吸烟有害身体健康,希望大家不借助外物也能戒烟成功。
腰痛的药膏和垫抱枕是我自己的经验。
三十几岁的人了,我个人认为会更加成熟。而且成家了,组建家庭了我觉得就要互相迁就互相改变。比如狮狮会照顾累傻了的安安,比如安安会早起留饭给晚起的狮狮。都是我个人认为非常美好的生活日常。
可能有点娘和读起来不舒服,是我的问题()
emmm……法医这个工作见到的人性黑暗面肯定不少,所以我设定的安安是儿医,是能接触到有活力的小孩子,而且安安本人也特别有活力有生气。
我认为吧,当看惯人性黑暗面甚至要对人类绝望的时候,伴侣的陪伴是最好的良药啦。
可能会写低气压狮狮被安安顺毛撸之类的。
刑侦案子很不好下手啊()
我还在想从哪里下手……对不住()
已经成型的有两个案子,我还在补充自己……不知道要想到什么时候去,管他咧()
希望所有小伙伴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有情人终共白头!!

【雷安】情不知所起

1.法医雷x儿医安【此篇雷休假安下班】

2.三十好几老夫老夫雷安

3.ooc 小学生文笔 注意避雷

安迷修下班时已经早上九点,他已经将近三十个小时没有休息过了。

 

他实在饿到受不了,于是便撑着楼道里的墙难受的干呕了几下,又实在吐不出什么来,便强硬的压下反胃感,拖着自己越发沉重的身体继续走在空荡荡的楼道里。

 

安迷修拿着钥匙抖着手打开门,一眼看见餐桌上放着保鲜膜包好的三明治和一杯水,他欣慰的转头看向沙发。

 

果不出其所料,他的同居人穿着大裤衩,倚着沙发陷进去大半个上身,一双长腿搭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脚腕处交叠,听到他开门的声音抖了抖脚示意。

 

安迷修把钥匙丢进钥匙筐,强撑着将手里的公文包好好挂在玄关处的落地衣架上,换去板正的硬皮鞋,趿拉着拖鞋慢慢走向餐桌,靠着桌沿抿了口已经倒好的水。

 

甜的,温的,他舔舔嘴唇上的水渍,想到了自己下班后来自恋人的电话,抿抿嘴也没忍住笑意。

 

他拆开保鲜膜一口口吃掉恋人做好的三明治。清淡的口味和结实的面包夹肉片满足了他的五脏庙,他终于稍微有点精神了至少不再一副要猝死的模样。

 

安迷修走了几步直直扑到沙发上,腰腹抵着雷狮的大腿下部,鼻尖触着柔软的全棉布料,不可抑制的发出了享受的喟叹。

每当刚值完夜躺在昂贵的双人布艺沙发上他总在心里感谢一下当时向雷大少爷妥协咬牙购下的自己。

 

雷狮叼着戒烟棒棒糖举着手机不放,下滑了身体让疲累了一天的伴侣躺在自己更加柔软的大腿上部,小心地避开恋人脆弱的胃,随后一心两用,边打着游戏边用自己的小臂揉揉伴侣僵硬的腰部。

 

安迷修闭着眼睛没一会就发出了小小的呼噜声,雷狮看了他一眼,关掉了游戏音乐,又腾出一只手给他盖上了薄休闲毯。有点热,雷狮咂咂嘴,没有动。

 

安迷修翻了个身,仰躺着又不舒服似得皱眉揉了揉自己的腰。雷狮看着他动来动去,最后妥协一样的抽了个抱枕塞在他的腰后,自己的腿上。

 

热死了,雷狮又伸手在靠近自己这边的沙发底下摸出药膏,下巴夹着,大腿肌肉用力顶起恋人的腰部,右手掀开毯子一角,左手抬起安迷修的上半身,熟练地把药膏糊在伴侣腰上。

 

雷狮突然停下轻轻将其放下的动作,而是观察了一会他。

 

安迷修闭着眼睛正抿着嘴偷乐就被安排了自由落体。安迷修适应良好的躺下动动,找了个舒服位置继续补眠了 。

 

安迷修一直惦记着台风要来了,该去采购准备一下的事情,于是只睡了三四个小时便爬起来盘着腿坐在雷狮边上,拍拍同居人白嫩的大腿喊他趁着雨小一起出门。

 

雷狮慢慢动着发麻的腿,眼睛仍紧盯着手机屏幕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恩。

 

安迷修看了一会手机新闻,听到雷狮嚼碎了棒棒糖的声音便转头看他。

 

雷狮将手机丢进沙发,站起身来,双臂交叉自然地脱了上衣,甩着丢进脏衣篓,懒洋洋地去卧室换衣服。

 

完了宠坏了,安迷修目送他走进卧室,半阖着眼有点无奈的想。

 

等到雷狮和安迷修出门时雨势突然加大。两人站在楼底下拎着伞,安迷修对这突然加大的雨势有点傻眼。

 

大风吹斜了豆大的雨珠,打湿了安迷修的长裤。安迷修有些难受的拽了拽贴在身上的长裤,听到恋人嗤笑过后不怀好意的问他:“安迷修,雨小么?”

 

两人还是决定冲去超市买一些蔬果面包以防不时之需,当然要等雨小一点再去。

 

他们也懒得上楼,索性就如门神一边站一个守着单元大门。安迷修扭头想问雷狮午饭准备吃啥却发现他摸了摸口袋拧着眉咂了一声。

 

安迷修顺手从口袋里掏出戒烟糖给他,他撕开包装塞进嘴里就开始咔擦咔擦地咬。

 

安迷修一挑眉索性拽过他的手,啪的一下拍了四五颗糖在他的掌心里,刚想开口嘱咐他,就发现雷狮全拆了包装一股脑地塞进嘴里,腮帮子鼓鼓囊囊的垂着眼看他。

 

他实在没忍住笑,又伸了一根手指戳戳他鼓出来的的腮帮。雷狮冲他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自顾自的嚼糖。

 

安迷修的手攥成拳放在嘴边掩饰一样的咳了两声,碧色的眼睛直视前方的雨幕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雷狮突然伸手,掐着安迷修的下巴,掰过他的脸,扑闪扑闪的长睫毛不断在安迷修的眼里放大,唇瓣相触。

 

他闭上了眼睛,细细感受雷狮有些干燥的唇,用舌尖巡视自己的对外领地,轻轻用牙齿从对方的唇上撕下一点点死皮。没有睁眼,抵着额头,鼻尖对鼻尖,感受对方的呼吸。

 

双方都溢出一丁点笑意,复又黏黏糊糊地吻在一起。

 

雷狮的舌尖率先侵入自己留在对方那儿的领土,口腔,齿列,又跟小骑士纠缠一会之后推了小半块没有嚼碎的戒烟糖过去。

 

安迷修嫌弃的推开他,嚼了两下神情复杂。

 

雷狮看着他的神情又低低笑了两声,把人一把搂进怀里,舔咬着对方的耳尖,舌尖滑过充血的耳廓。

 

他又被人推开,他的骑士利落的掏卡拉开单元楼大门,绿眼睛泛着水光哑着嗓子轰他上楼。

 

他镇定地想到:“计划通。”

 

【雷安】情不知所起

1.法医雷x儿科医生安
2.手机打字没有拍版
3.甜饼渣渣,有空再写
4.ooc
————————————————————
安迷修接到紧急会诊的电话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他叹了口气轻轻下了床。脚尖首先碰到的是柔软的地毯,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手撑着床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枕边人。他的同床人半阖着眼睛看他,他带着些歉意的向恋人道歉:“雷狮我要走了……”已经三十好几的恋人拽过他的枕头盖在脑袋上,冷漠的翻身,空调被下滑到了他的胸口只留给安迷修半个光裸的背。

安迷修推了推他的肩,恋人毫不留情的保持沉默,甚至腾出一只手把被子上拉直到掩住了盖着脸的枕头。安迷修拿过空调板按下了开关,嘀的一声,空调不再尽职的吹着冷风。雷狮终于给了安迷修一点反应——他一把掀开被子,拿枕头丢向安迷修。他还没睡醒实在没有什么杀伤力,安迷修抱着自己的枕头带着笑意嘱咐他说:“冰箱里有切好的法棍你记得吃,记得给凝晶流焱倒粮,你要早起一点溜一下锤锤……好吧,雷神之锤……”雷狮闭着眼睛板板直地躺在床上。安迷修叹了口气,探过身去,给了他的恋人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他大爷一样的恋人终于屈尊纡贵给了他一个哼作为应答。

在给雷狮定好闹钟之后安迷修赤脚拿着衣服里溜出房门,他迅速洗漱跟家里的小祖宗们打招呼,又认命一样的倒好粮和水,安抚了一下正在疯狂摇尾巴嘴里叼着绳子的雷神之锤。他叼着片好的全麦面包走向玄关,正要换鞋,他又顿了一顿冲回餐厅从冰箱里拿出了法棍面包放在桌上。他看了一眼手表,锁上了门。

————tbc——————

安迷修生日应援计划启动

包包包子铺!:





即日起—5月10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LOFTER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5月13日相约LOFTER,为安迷修庆生!




欢迎各位太太们使用#0513安迷修生日快乐  发布生贺相关的产粮内容,优秀作品有机会被选入【安迷修生贺专题】哦!!!!



还需要再学习啊orz感觉词有点多像累赘一样了otz

【雷安】Aim High 01 biu

雇佣兵x特种兵

ooc

放风时间结束,来不及排版了

友情提醒注意左右手


      棕发的男人戴着眼罩缩着长腿在位子上休息,健硕的弘二头肌使他的T恤袖管口被撑起完美的弧度。他的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单看露出的小半张脸就知道他长得是不合壮硕身姿的清秀。他穿了一条黑色的宽松裤子,膝盖上放着折叠雨伞,右手虚握着手柄像是怕滑下去给别人造成困扰。他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受到良好教育喜欢健身的普通青年,但实际上他是安迷修,一个正在休假中的现役特种兵,一个时隔多年回家看望重病缠身的养父的不孝养子。

       为了提早完成任务,安迷修已经超过四十八小时没合眼了。长时间飙升的肾上腺素让他从里到外都被疲惫洗刷。这不是他的正常状态,他也知道原因。他只能闭上眼睛设法得到一些睡眠。好在良好的特种兵素养使他迅速入眠,但他依旧保持着相当高的警惕性。因此几乎是当尖锐的男声开始不停地吐露出侮辱性词语的下一秒,他就皱着眉用左手挑开自己的眼罩微站了起来。他的身体保持着坐姿却完全悬空,碧绿色的眼睛里充斥着红血丝,睡眠不足导致他现在对这个吵醒他的男人产生难以抑制的敌意。在看到不停鞠躬的空姐和趾高气昂的男人时,他不悦的抿嘴,眼睛像晚上的猫儿一样几乎要发出绿光。他摩挲着手上的手柄,很快收敛了敌意,回归面目表情。

       蓄势待发——

       坐在最角落的男人看着眼前一幕,饶有兴味的舔了舔干裂的嘴角。他刚刚跟着安迷修从沙漠回来,不一样的是在安迷修忙着倒腾换车时,他坐在弟弟开的车上小睡了一会。现在他的精力恢复了很多,但想要和安迷修正面肛他还需要更多的精力,这才是他没趁着对方疲惫焦躁时扑上去撕咬的原因。他的目光绕着安迷修的伞转了几圈,几秒后他就收回了视线。他摸了摸自己打理的板板正正的头发,啧了一声。也就只有安迷修那个自翊骑士的白痴才会喜欢发胶。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间,指尖传来的熟悉硬度让他有些安心。他弓着腰,左脚踩在离座位有些距离的舱内地毯上,微微起身,是正好一步跨出去就可以寻找掩体的姿势。他浑身的肌肉紧绷,飙高的肾上腺素让他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他的瞳孔开始收缩,嘴角忍不住的上扬,他紧盯着安迷修的右手,作为狙击手他很好的掩藏了自己的杀气。他是安迷修的死对头,雷狮。

       雷狮率领着名为雷狮海盗团的雇佣兵团伙,他狂的光明正大,作为世界上受欢迎的狙击手之一,他强的令人发指。

      飞机上闹事的男人却不知道飞机上有着两座大神,他仍旧在不停挑事。对着空姐,他甚至有了些施暴的念头。他的右手高高扬起,随后的结果却并没有如众人预料。

       安迷修像是突然出现,他的左手抓住了男人的右手小臂,右手却没有放开他的折叠雨伞。他换了个姿势,提着他的雨伞伞柄。他问道:“这位先生,再怎么样也没必要打伤美丽的小姐,对吧?”说完他甚至向对方露出了一个微笑,男人嘴里骂骂咧咧右手小臂却有着细微的颤抖,他似乎更加火大,右手直接成拳向安迷修腹部袭去。顿时,安迷修收敛了笑意。他侧了一下身避开这一击,刚刚抓住对方小臂的右手顺势把对方向前送。对方跌跌撞撞的走了几步。站稳后回身一边叫骂着一边继续朝安迷修冲去。安迷修抬腿轻轻踹了对方腹部一脚——当然,他觉得的。那人被踹的有些踉跄,直接跌坐在地上。他睁大了眼睛,瞳仁因为愤怒甚至有些晃动。似乎是对这样的侮辱忍无可忍,他开始呼喊同伴一起上。

      啊,要稍微控制下力道。安迷修这样想着,然后毫不犹豫的给从后方偷袭的男人一个过肩摔。像是运气好,男人正巧被摔在刚爬起来的同伴身上。被砸个正着的男人根本爬不起来,只好躺在地上shenyin。他的同伙站起来又嚎叫着冲过来,安迷修往后退了几步,略微蹲下,随后侧身送了男人一个轻轻的后旋踢。男人也轻轻地飞了出去,再次撞在爬不起来的伙伴身上。

      没睡好脾气真差,雷狮在角落简直要笑出声。他这才注意到安迷修没有抹发胶而显得蔫哒哒的头发,他没来由的想起来就在前几天他在百米开外一枪爆了安迷修的防弹头盔,因为他实在无法忽视对方高耸的头发。安迷修居然能活到现在,那些个偷袭他的狙击手别是把头发打穿了个洞自以为干掉了他,他被自己的想法逗得咧了咧嘴角。

      闹剧以挑事的两人躺在地上哀嚎翻滚为结果,安迷修安心坐下,准备在飞机降落之前补一会觉。坐在他旁边的孩子缩在母亲臂弯里露了双眼睛,他的眼睛也是水润的碧绿色,他瞧着他像是十几年前,他瞧着自己的养父。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英雄暮年壮心不已。

       他想起可爱的老头挥着拐杖让他赶紧继承家业去保家卫国的样子,他笑着摇头,从兜里掏出来一颗奶糖递给了孩子。孩子马上伸手接过,孩子母亲来不及反应在教训了孩子几句又让孩子道谢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朝他道谢。他有些累,便只回了一个微笑挥了挥手示意。影响真大,雷狮收回了他观察对方的视线。他开始放松自己的身体,坐回座位收回脚,好心情的升起了左边的护手,左手肘搭在上面,修长的手指微微弯曲自然地盖在自己的腰际。安迷修的视线穿过母子从小小的机窗看向了外面。阳光普照,他的余光看到孩子对着阳光在看玻璃糖纸折射出来的光,他听到孩子小声的向母亲炫耀。他实在有些累,他用左手食指拇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并且戴上眼罩,右手从提着伞换为原先的抓着手柄,正准备眯一会,然而舱内响起提示将要降落的广播。他摘下眼罩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一直余光注意着他的雷狮也忍不住用右手捂脸笑了一会,他放下手,向后仰靠着座位甚至悠闲地翘了个二郎腿。他举起自己比作枪的右手,眯着左眼瞄准安迷修的侧脸:“biu”

       他在执行雷狮海盗团的新任务,针对安迷修的。

 

解密时间:

1.安迷修的折叠雨伞里藏着55cm的短刀,卡着可以带着上飞机的最高限度,伞柄是刀柄。提着伞和提着刀差不多。

2.雷总腰间的是枪和子弹。

3.他俩刚在沙漠打完,两个人都累得要死。

4.安哥提刀比提枪猛,经济舱机舱小,不适合给雷总找掩体。雷总,一个近战不弱的狙击手。

5. 雷总观察安哥的时间短,但因为熟悉安哥所以很快就猜测到了想要的信息,没有打草惊蛇。

6. 雷总以为安哥摩挲刀柄是他被发现了,但安哥情绪不太稳真的没发现雷总。

7.不懂问好不?